唔,轻一点,别那么深……

时间:2020-11-28 06:49:28    来源:星座爱情    编辑:
夜,如泼墨般浓重,唯有刺目的闪电和昏黄的路灯在这片倾盆大雨中隐隐绰绰。  一道闪电劈下,照亮了房里交缠在一起的男女。  女人半跪在床上,任由男人从后面横冲直撞,每一下都像

  “真的吗?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?”

  黑暗中,她锤了锤男人的肩膀,然后继续对门外的人道:“做了个噩梦而已,许姨你不要担心。”

  “是吗?”许婉如将信将疑,不过终于也没有纠缠下去,“那你好好睡,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,不要见外。”

  等许婉如走远了,女人还来不及松口气,却感觉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后:“夹这么紧,外面有人是不是让你感觉特别兴奋?余向晚,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才……嗯啊……”

  后面的“不是”两个字还来不及出口,男人忽的重重一戳,强烈的刺激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。

  男人却还不打算放过她,在她的抽搐之中继续强力进攻,直到得到满足才停下来,而她也因为极致的快感晕了过去。

  发现她没了动静,男人嗤笑了一声,准备下床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手机在这时候亮了起来,屏幕上写着“李梦柔”三个字。

  他本能地皱了皱眉,到最后却还是接了起来。

  “楚大哥,你在哪儿?刚才打雷了我好害怕,可是给你打电话你一直没接……我好想你……”

  电话那头,李梦柔嘤嘤啜泣着,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。

  男人却没有丝毫动容,只是借着手机微弱的光,看了依旧陷入昏睡中的女人一眼。

  他随手拉起被子一角盖在了她身上,有些心不在焉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:“时间不早了,你该睡了。米歇尔明天就到,相信我,你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新娘。”

  浴室灯亮起的那一瞬间,原本应该失去意识的女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她空洞的双眼盯着半空中某个虚无的点,心里面空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  新娘……

  他终究还是要和李梦柔结婚了,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,也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
  可真的听到的时候,却发现所有准备都是无用功。

  心脏还是会不可遏制地抽疼,还是会忍不住想掉眼泪……

  有时候会想,要是能不爱他就好了。

  男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看到她正曲着双腿抱着自己呆呆地坐在床上,直到他走到了床边,她才如大梦初醒般回过神来。

  她抬头看他,然后微微笑着用毯子裹住自己的身子,走到他身边,替他扣纽扣系领带。

  米歇尔是米兰最有名的婚纱设计师,在她还年少无知的时候,曾经对他说过,她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找他做自己的婚纱设计师。

  想来他是记在心里了,只不过,穿婚纱的另有其人。

  房间里很安静,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做着自己该做的事,露出自己该露的表情。

  男人却在这时候忽的扣住了她的下巴,逼迫她看向自己:“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?”

  她盯着他俊美无疆的脸庞,视线最终落在他略显凉薄的唇上。

  听说有这种唇的人,天生薄情。

  她当然有想说的话,可是,她说的话有用吗?

  他从来不曾在意她的想法,也不屑她的感情,所以她说什么都毫无意义。

  她忽然觉得有些疲倦,前所未有的疲倦。

  一厢情愿的感情,也是时候该画个句号了。

  最后,女人只是笑了笑,对他说:“明天去试婚纱的时候,能带我一起去吗?你知道我做梦都想看一看米歇尔做的婚纱。”

  男人幽深的眸底闪过一道异光,只是沉默不语地看着她,没说好也没说不好,到最后一言不发地甩门而去。

  本以为他的反应等同于拒绝,可第二天出门的时候他却带上了她,说是李梦柔希望她能做她的参谋。

  看起来很不甘愿的样子,然而他到底还是因为李梦柔的一句话而妥协了。

  在Z市无数名门千金中,李梦柔无疑是其中最漂亮的那一个。

  绿草如茵的花园里,余向晚看着那个身穿洁白婚纱站在阳光底下的女人,打从心里面羡慕她。

  多好,生来就是名门千金,生来就与他门当户对,不像她,跟了他十年,却依旧无名无分。

  她只不过是楚家好心收留的孤女,这些年来,楚家对她已经是仁至义尽,本不该再存什么痴心妄想的。

  可是感情这件事,哪儿能那么容易说控制就控制好的呢?

  余向晚笑着低下头,以此掩去自己眼底止不住的苦涩,直到一双精美的婚鞋出现在她视野里。

  几乎同时,李梦柔娇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晚晚,你怎么坐在这儿呢?快来帮我看看,这件婚纱漂亮吗?”

  余向晚抬头,只看到她漂亮的大眼睛埋怨地看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一眼,意有所指地道:“男人最没意思了,问他什么都说漂亮,一点诚意都没有。”

  余向晚也顺着李梦柔的视线看了过去,楚离穿着白色西装的样子一如她想象中的那般迷人,只不过他眼睛里只有李梦柔:“你本来就很漂亮。”

  李梦柔因为楚离的一句话而羞红了脸,娇嗔了一句“讨厌”就拉着余向晚往试衣间的方向跑。

  楚李两家都是Z市的名门大户,楚离和李梦柔的婚礼自然是不容马虎的。

  就像这次拍婚纱照,光光是李梦柔的婚纱,就有二十几套。

  中式西式的都有,全部都是订做的,纯手工制作,独一无二。

  李梦柔不知疲倦地换着婚纱,一整天脸上的笑容从不曾褪去。

  只是在试到一件鱼尾婚纱时发现裙摆太长,怎么也走不顺,最后她把目光投在了余向晚身上:“晚晚,这件婚纱好像真的不大适合我穿,当时米歇尔就提醒过我了,可是我真的太想要了就任性订了。就这样丢掉感觉好可惜,不如你来穿一下让我看看吧!”

  相较于李梦柔的娇小玲珑,余向晚的身材属于比较高挑的那种,她本来想拒绝,可是米歇尔却在一旁开了口:“试试吧,这件婚纱可是我这次设计最满意的一款,不要浪费了。”

  米歇尔都开了口,余向晚当然不会再拒绝,能穿上米歇尔设计的婚纱本来就是她的梦想。

  很奇怪的,明明她和李梦柔的身材差那么多,可是这件婚纱就好像是特地为她订做的一样,无论是尺寸大小还是款式,每个细节都恰到好处。

  当她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,就连身为设计师的米歇尔都惊住了,连声赞叹。

  李梦柔更围着她不停打转:“哇,晚晚,这件婚纱真是太适合你了,简直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!真的是太漂亮了!”

  余向晚也盯着镜中的女人,虽然粉黛未施,却优雅端庄又不失性感,就像是所有待嫁的新娘一样。

  只不过,她的眼中没有任何喜悦,只有淡淡的哀愁。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,明明穿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婚纱,却没有办法感觉到开心。

  楚离走进来的时候,余向晚正背向着他,所以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她那一片洁白无瑕的背。

  那一瞬间,也不知道怎么的,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把西装脱了下来。

  向前走了几步,就在他手上的西装即将盖住她的背时,他忽的回过神来,不动声色地把西装披在了一旁李梦柔的身上。

  “空调打得有点低,小心感冒。”

  李梦柔抬头见来人是他,虽然她一点也不觉得空调打得低,却还是满心甜蜜地躲进了他怀里。

  她一边抱着楚离的腰,一边把目光投在余向晚身上:“楚大哥,你看晚晚多漂亮,真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有那个福气娶到她。”

  闻言,楚离神情淡漠地看了余向晚一眼,复又低头对李梦柔说:“婚纱是做给你的,就算不合适也不能随便送给别人。”

  “可是晚晚又不是别人,你和她不是情同兄妹吗?哥哥送一件婚纱给妹妹有什么大不了!”

  情同兄妹?听到李梦柔的话,楚离不自觉地皱了皱眉,沉声道:“她姓余不姓楚。”

  一句话,把和她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。

  直到那一刻,余向晚恍然大悟原来在他心里,她不过是别人而已。

  她有些狼狈地逃回试衣间,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件婚纱从身上剥了下来。

  出来的时候,楚离在外面打电话,李梦柔有些歉然地拉起她的手:“晚晚你别在意,他说话就是那样,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。”

  听,多么亲密的口吻,好像她有多了解他似的。

  明明和他朝夕相处的人不是她,昨天晚上和他同床共枕的人也不是她……

  浓浓的苦涩感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心口,余向晚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,然后有些僵硬地把手抽了回来。

  她终于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,自取其辱来看他们有多恩爱。

  从婚纱店出来的时候她找了个借口想要离开,可李梦柔却不让,非要她跟着他们一起吃晚饭。

  楚离看起来很纵容李梦柔,几乎不会反驳她的任何要求,余向晚避无可避,只能硬着头皮跟了去。

  可到了之后才发现,吃饭的人不止他们三个,还有一个叫傅学易的男人,是李梦柔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。

  吃饭的时候,余向晚被安排在傅学易的旁边,而楚离和李梦柔坐在他们的对面。

  李梦柔三句不离余向晚和傅学易男才女貌登对至极,撮合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平心而论,傅学易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,绅士又温柔,在餐桌上也对她照顾有加,可是她始终心不在焉食不知味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了结束,李梦柔却说她还要和楚离去约会,还提议傅学易先送余向晚回家。

  傅学易看起来对余向晚也有好感,二话不说就应下了。

  余向晚若有似无地看了楚离一眼,他却始终无动于衷,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  她到底还在奢望些什么呢?

  在心里苦笑一声,余向晚终是向傅学易道了声谢,然后起身跟着他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。

  相较于楚离的寡言,傅学易是个相当会活跃气氛的人,一路上余向晚的话都很少,他也不在意,许是怕冷场会尴尬,就不停地自说自话。

  一路来到楚家大宅,下车的时候,傅学易问余向晚要了电话,向她道了晚安之后驱车离开。

  进门,发现楚之航和许婉如夫妇正坐在客厅看电视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她好像感觉许婉如看向她的时候,眼神有点奇怪。

  一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,余向晚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。

  在楚氏夫妇眼里,她一直是个乖乖女,上学的时候拿奖学金,毕业之后上了班也是循规蹈矩。

  他们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,就是这样的她,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和他们的宝贝儿子发生了关系。

  初尝禁果之后,楚离就时不时地会去找她,有时候是在酒店,有时候是在家里,玩的花样也越来越多……

  想到这里,余向晚的脸有些微红,为了掩饰,她匆匆向楚氏夫妇问了声好,借口有些累想要回房,却被许梦茹叫住了。

  “向晚啊,这一眨眼楚离都要结婚了,你呢,准备什么时候让许姨吃喜糖呢?”

  余向晚心里一突,不自觉地顿下脚步,正想着该怎么回话,却听许婉如接下去说:“刚才送你回来的是傅家公子吧?他倒是个不错的人选,不妨选个日子把人带回家来,有些话你不好意思同人家开口,许姨帮你说。”

  余向晚还来不及回话,楚之航先开了口:“孩子的事,你瞎参和什么,向晚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  “你个大男人懂什么?女人不像男人年纪越大身价越高,这女人呐,过了三十还没结婚就成剩女了。向晚也二十六了,是该替她张罗了。”

  余向晚绞着手指,有些心慌意乱。

  这辈子,她想嫁的人只有一个,可是他已经要成为别人的丈夫。

  其实她觉得做剩女没什么关系,可是她忘了,自己是寄人篱下,有些事并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。

  楚家对她有养育之恩,她做不出公然和许婉如唱反调的事来,只能咬着唇低着头沉默不语。

  她这个样子落在旁人眼里倒成了娇羞的模样,像是在默认许婉如的话。

  楚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自己心底升起的那股薄怒从何而来。

  不过吃了一顿饭而已,这个女人就已经见异思迁。

  真是有什么样的妈,就有什么样的女儿。

  他嘴角微勾,露出一抹讽笑:“傅学易确实不错,傅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,不过只要你嫁过去能安分守己,这辈子衣食无忧倒也不是问题。”

  看到自家儿子,许婉如高兴极了,连忙朝他招了招手:“怎么不和梦柔多处一会儿,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  “明天早上临时要召开一个紧急会议,回来拿一份资料。”顿了顿,他又转头对余向晚说,“去换身衣服,陪我到公司加班。”

  余向晚还在因为他那一句“傅学易确实不错”而黯然神伤,忽然被点名,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直到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,又催促了一句:“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点去!”

  余向晚回神,应了声“是”之后,匆匆上楼换了身职业套装。

  楚离向来是个工作狂,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她陪他通宵加班的情况,而明天又是周一,所以她想应该需要在办公室待一个晚上,第二天直接上班。

  楚离带着余向晚出门的时候,许婉如忽然从屋子里面追了出来,看样子是有话对楚离说,余向晚识相地先上了车。

  “儿子,什么女人只能是玩玩而已,什么女人能娶回家,你应该心里明白吧?”

  许婉如也不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。

  这些年来,关于余向晚和楚离的事,她不是没有听说过,只不过装作不知道而已,当然心里想着也许只是谣传。

  可是昨天晚上,她亲眼看到楚离从余向晚房间里出来,再联想起那之前从余向晚房间里传出来的奇怪叫声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做了些什么。

  当年她会同意让余向晚住进楚家也是为了抓住楚之航的心,迫不得已之下才做的决定。

  这些年,她自认为没有亏待过余向晚,可是无论如何,她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娶那个女人的女儿!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楚离回答的声音不重,却很坚定。

  是的,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。

  这辈子,他可以娶任何女人,就是不会娶余向晚。

  这是他们母女欠下的债,而他,只是在向她讨债而已。

  听到楚离的回答,许婉如总算是放了心,替他理了理衣领道:“钱是赚不完的,别太累。”

  楚离点头应了声是,和她道别以后就上了车,径自驾车绝尘而去。

  一路上,楚离都很沉默,余向晚也不说话。

  她不知道离开之前许婉如到底对他说了什么,她猜可能是和之前在客厅里说的话题有关,按照许婉如的性格,也不是不可能让他来当说客。

  一想到这儿,她难过地低下头去。

  她承认,知道他要娶李梦柔的时候,她很难过。

  可是相比之下,让她感觉更加难过的是,他要把她推给另外一个男人这件事。

  他说,傅学易确实是个不错的对象,他能许她衣食无忧……

  她想,他大概很怕她在他婚后纠缠他吧。

  嘴角露出一抹苦笑,余向晚终于还是出声打破了弥漫在车厢里的沉默:“你放心,我不会那么不识趣地纠缠你,你也不必担心我会破坏你的婚姻,所以你大可不必这么急着推给别的男人。”

  “哦,是吗?”尾音微微上扬,楚离言语间的讽刺不言而喻,“所以你就心甘情愿在我婚后做我的情妇,就像你母亲一样吗?”

  她母亲?余向晚倏地握起双拳,咬着唇,整个人都微微颤抖。

  “楚离,你可以侮辱我,但是请不要侮辱我的母亲。”

  她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,虽然她很早就离开了她,可是她永远都记得她轻柔的语调,温柔的眼神,还有温暖的怀抱。

  是,这些年来她在楚家确实过得不错,楚氏夫妇也对她很好。

  但是这些好都仅限于物质上的好,他们从来没有抱过她,哪怕只是一次。

  她明白,在那个家里她始终是个外人,楚离说得没错,她姓余不姓楚。

  在楚离面前,余向晚从来是个没有脾气的女人,也许是长期以来寄人篱下的自卑感,她不大会表达自己的真实情绪。

  可是这一天,在她说“请不要侮辱我的母亲”时,他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深深的愤怒。

  这激发了楚离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劣根性,他忽的勾起唇,露出一抹嗜血的笑:“她在你五岁的时候就死了,所以你可能不知道,你的母亲余馨芸曾经是金碧辉煌大名鼎鼎的台柱子。她的入幕之宾成百上千,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你是哪个男人的种,只能让你跟着她姓余。”

  余向晚的脸,因为楚离的话,一下子就失去了血色。

  她用力掐住自己的大腿,用强烈的疼痛感逼迫自己不许哭:“停车。楚离,你给我停车!”

  黯哑至极的声音到底还是出卖了她,话说到最后,她几乎是尖叫着的。

  楚离多少有点被吓到,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,正待开口说话,眼角余光却发现坐在自己身旁的女人早已泪流满面。

相关阅读

都市特种兵杨洛大结局

都市特种兵陈天大结局 六年之后因为误杀被直接除名,再回到六年前抛弃自己也被自己抛弃的城市。1. 2014年度最好看的新特种兵小说系列。 从平凡少年到特种兵王的铁血生涯,新特[详细]

2018-09-09

谁都有雨天没伞的时候(深度好文)

  在晚清的历史上,胡雪岩是家喻户晓的名字。他的成功有很多原因,但他“肯给予别人帮助”的精神也确实令人尊敬。  一名商人在生意中惨败,需要大笔资金周转。为了救急,他主动[详细]

2017-10-18

校园春色 都市激情 另类小说

亚洲校园春色小说网 拽丫头与校草同居 ,那个流氓吻过我的唇 ,王牌男友, 高校痞子生, 青春支离破碎, 花开的幸福 ,傻丫头误撞校草心:三角恋的暧昧, 笨爱情或面包:两个校草之仗, 校草吻[详细]

2018-08-20

成都市行政区划调整

想知道:成都四川成都市行政管辖区域在哪?成都四川成都市行政管辖... 成都市目前一圈层辖五城区,二圈层6区县中只有郫县一个县,三圈层8个县市中都江堰、彭州、崇州、邛崃为市,金堂[详细]

2018-08-01

成都市锦江区拆迁规划

2014成都市锦江区房屋拆迁怎么赔偿 首先,我需要向你确认你说的"大概有30多平米"是指土地面积还是房产面积,同时按上述政策,应该按你房产证上登记的房产面积进行补偿计算。如你房[详细]

2018-08-30
加载更多